找不到焦慮彷徨的民眾 無法被複製的台灣經驗


早前網民調侃「台灣沒有加入世衛,防疫工作卻做得比世衛成員國做得更好」。事實上,在這一場新冠肺炎的大混杖中,台灣交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表。截止2020年3月30月上午10時,台灣確診感染個案為298宗,大幅拋離其他發達國家、醫療先進地區。特別是在地理位置上,台灣與疫情大爆發的中國和韓國只是一灣海峽之隔,這都令國際社會嘖嘖稱奇,紛紛向台灣取經。 我們就此訪問向在台北非營利組織社會任宅推動聯盟工作的育如,了解台灣社會的現況。


沒有秘密的防疫方程式

1月初,當世界傳媒聚焦在台灣總統大選舞台,為慶祝民主勝利舉杯吃香腸和炸雞排的時候,幕後的工作人員已鋪墊好一幅防疫藍圖。在台灣境內仍未有一宗確診案例時,政府已宣佈武漢肺炎為法定傳染病,要求醫院通報、追蹤接觸者、重罰不遵循隔離規定及散播虛假消息人士 肺。同月底逐步擴大入境管制,倒截病毒源頭。


學校社會大致運作如常

在香港,大中小學幼稚園早已由農曆新年假後開始停課,穿校服上課的一天快要變成了那些年的回憶。大部份的家長因與小孩朝夕相對而疲倦不憾,口說恨不得把家中的搗蛋王送走,但對於要復課一事,仍有很大的憂慮。教育局再三推遲復課日,坊間認為政府很大機會整個下學期都取消。

另一邊箱,台灣僅因疫情而延長了兩星期寒假,這段時間世界紛紛亂亂,如火如荼,台灣學生每天仍在上課下課,「在寒假的那兩星期是一個緩衝,讓學校都做好準備的應對措施。」 育如說。「有甚麼應對措施可以讓神經緊張的家長們放心? 他們都沒有意見嗎?」 我好奇地問。

「學校進行消毒、會為學生量體溫。家長們都okay,他們都理解,如果孩子不舒服就不要上課。政府在這方面就有很多宣導,共識是一個確診停班,兩個確診全校停課。每個學校具體可能有不同的管理,但學生整天都要戴口罩,有些學校都規定吃課不能聊天。」


攝於3月30 日萬隆捷運站附近的羅斯福路街上,學生正在上學的途中. (圖︰Choiman Hung)


「政府一些大型的會議講座都取消了。博物館、文化中心一類就只有新北市政府宣佈關閉,其他地方仍是開放參觀。一般的NPO的工作和活動都繼續進行,只是人數規模比較少。弱勢群體如老人、長期病患者都由社會福利中心和里長(類似香港區議員)去跟進,他們一般比較少出門。 疫情可能對日間照顧中心的影響比較大,他們專門在日間照顧老人、身心障礙者,現在都會更注意座位距離、活動前後洗手這些細節。而我朋友的一些公司為了避免一個人感染而導致整個部門停工的情況,就讓員工分組輪流在家工作,但實際影響其實不是很大。」


無法複製民間社會與政府的互信基礎

與育如談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都沒有「特別」的抗疫方法。面對疫症的應變措施表面上是如此平常,卻又是不可複製,這都是基於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在台灣民意基金會的2月公佈的民調顯示,民眾對於政府率領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工作的滿意度高達84分, 分數之高是台灣以至世界政治史上罕見。反觀香港,香港民意研究所的3月的報告發現,有67%的受訪者不滿特區政府應對武漢肺炎的表現,市民對政府的最新滿意率淨值 -51%,信任淨值為 -37%。這些既是相對客觀數字,又是十分主觀的生活經驗。


3月18日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記者會直播網民好評如潮 (網絡截圖)

「最初買口罩要花兩個小時,而且存貨少。現在有較完善的安排,按台灣人的身份証號碼最後的數字,單數在週一三五帶保健卡可以到社區藥店購買口罩,雙數的就在週二四六,週日所有人都可以去買,排隊不用三十分鐘以內就買到了」。


台灣民眾排隊買口罩的情形 (圖︰林育如)


一方面,台灣政府在疫症初期已果斷禁止出口口罩、實施口罩實名制、徵用口罩工廠,由政府經濟部主導購買口罩機,一個月之內就成了繼中國以後,世界第二大口罩生產國,每天能生產過萬片。另一方面,面對「囤衛生紙」這全球化的現象,政府快速回應也幫助穩定民心。